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她叫苏雪

我打电话给苏雪,职业习惯,我打开录音功能。  苏雪:“云端酒店,302。”  说完就挂了。  我:“……”  老实讲,这时候我更多的是担心害怕,这年头女人主动约在酒店,十有八九是仙人跳。我昨天才操了她,万一她找人修理我,进去了再想出来,可不容易。  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去看看情况。  敲门,开门..

我去她家

秋日下午催眠般的政治课中,整个教室里似乎只有我和她。有一次在发作业时,她碰到了我的手。我们在作业本下轻轻抚摸对方的指尖,我在她脸上又看到了接吻时她那迷醉的表情——虽然仅仅是一瞬间。我们的关系有一种秘而不宣的甜蜜,全世界也许只有我们知道,她愿意把她那年轻而青涩的身体交给我来爱抚。  礼拜五放学后,我..

催眠到高潮

终于到了一整年当中,除了圣诞节和暑假之外最令我期待的时候:春假,在这之前虽然我常见到小琪,但一直没有足够的时间再催眠她,如今,我终于有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和她独处。  我父亲给我两张到巴哈马五天四夜的旅行券,那是他一个客户为了答谢他而送他的,我父亲显然没有时间去旅行,他又不想看到我整天在家裡閒晃,..